【名家專欄:鄺俊宇】《在妳附近》

【名家專欄:鄺俊宇】《在妳附近》

恩喬沒想像過原來懂得急救是如此有用的,當她來到了發夢現場,她才發現救護人手真的不足,她們往往要很趕急照料妥一個傷者後,再緊接照料另一個傷者,好不忙碌,但在標明「急救站」的帳篷下工作,理應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吧?想不到恩喬猜錯了。

那天應該是運動的初期吧?「急救站」側是一個獲批准的集會,作為救護義工的她,起初以為今天的工作不會太重吧?但隨著送來的傷者越來越多,恩喬才發覺情況不對路,到底「急救站」外發生了什麼事?她忙得沒有時間去了解,心裡卻想起勸她不要來的男朋友柏豪,記得她今早臨行前還跟柏豪開著玩笑說:「不會有事呢。」可是,她開始處理「見血」的傷者時,她意識到情況已超出預期了。

「痛嗎?你先用這按緊傷口。」恩喬正處理一位學生的傷勢,情況都頗嚴重,初步的止血並不成功,她與另一位救護義工在努力忙碌,一邊忙,眼淚也一邊嘩啦嘩啦的掉下來了,恩喬不是因為中暴戾蛋而流淚,而是她的心很痛,為什麼一位年紀如此輕的學生會受到如此嚴重的傷?但她知道這不是哭的時候,故繼續維持她的專業去急救傷者,豈料這時候從身後傳來一聲巨響。

恩喬一時間分辨不了是什麼事,原來一顆暴戾蛋在她們身後的不遠處爆開,不是說好這裡是獲批准的集會嗎?怎麼這裡都會受到攻擊?在恩喬未能判斷情形時,忽然另一聲巨響又至,這一次更近,因為另一顆暴戾蛋正正擊中在「急救站」裡,一時間,救護義工與傷者們都狠狠地在白煙裡慌忙走避,當然包括喬恩。

「咳...咳...」白煙彌漫,喬恩根本不知道能夠往哪裡逃,她雖然知道要屏住呼吸,但沒辦法,走不了兩步她都得要呼吸,結果沒防具如救護義工的她,基本上是吸盡暴戾蛋的白煙,辛苦得非筆墨所能形容。

這時候,有人及時捉緊她的左臂,及時遞上濕了水的毛巾,並領著她急步離開危險區,那人是誰?在逃離白煙後才知道,他是柏豪。

恩喬好不辛苦,但至少都獲救了,在沖洗過後她總算回復過來,第一時間她就擁著柏豪嚎哭,一時間太多畫面不知從何說起,但她最想知道的是柏豪為何會在這裡。

「我一直就在妳附近,妳不知道而已。」柏豪苦笑:「妳今早還說不會有事呢。」

恩喬繼續在哭,不是因為暴戾蛋的化學作用而哭,而是眼前的這個男生溫柔的舉動,他害怕她出事,但又不想阻止她做她想做的事,於是在附近默默守護著她,她感動,所以哭。

有一個人願意默默守護你,只因他真的很愛你。


======

亂世裡不少細微的畫面,樹洞以文字紀錄、以故事描述,你也有想分享的畫面嗎?不妨寫到樹洞去,未必有回音,但會多一份亂世裡的記載。

鄺俊宇
以上文章由作者特約撰寫或授權提供,內容謹反映作者意見,並不代表本網立場。任何機構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自行轉載全文內容,但歡迎於社交媒體轉載連結。
更多推介文章